举报/新闻热线:023-48261375 广告热线:023-48266349
投诉邮箱:2240289300@qq.com
万盛网
社会

沧桑鱼清路

0 2022-09-19 10:21:07

新建的鱼清路。特约记者 曹永龙 摄任启民这是一条刚开通不久的崭新大道,双向四车道,加上人行道,有二十四米宽。我第一次走在这条路上,踩踏着人行道上水泥块清晰的花纹。新种下的行道树只有光光的枝丫,没有叶子,

新建的鱼清路。特约记者 曹永龙 摄

任启民

这是一条刚开通不久的崭新大道,双向四车道,加上人行道,有二十四米宽。我第一次走在这条路上,踩踏着人行道上水泥块清晰的花纹。新种下的行道树只有光光的枝丫,没有叶子,没有树荫,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树。夕阳的光芒照耀万物,人世间又温暖又沧桑。太阳靠上八面山斜坡的那一刻,光线贯通了时间,把昨日、今日和明日都连在一起。

最初,从鱼田堡到清溪桥这条公路,是建设鱼田堡煤矿前修建的。那是上世纪50年代初,主要是为了运输煤矿物资。筑路材料是石子和黄泥,公路在八面山脚下由南向北延伸。那时的公路也是真正的马路,属于人和马及汽车共有,人在上面走,马在上面跑,汽车在上面奔驰。

这条路的第一代行道树是桉树。童年的马路,充满了桉树的特殊气味。后来,桉树换成了杨树。北方高大的杨树不适合西南山区潮湿和炎热的气候,长得歪七扭八,一点也不像树中的伟丈夫。后来某一年,杨树换成了刺桐树。春天与夏天,繁密的绿叶映衬着一串串红花,刺桐树是美丽的。然而,冬天掉光叶子的刺桐树,枝干横斜凌乱不堪,映衬得路面也扭曲了。

行道树的每一次变化,是因为路面发生了变化。桉树长在泥巴石子路旁。杨树长在沥青路边。水泥公路的行道树是刺桐。

前几年,这条路一直不得安生,这里补一补,那里扩一扩。路旁一直光秃秃的没有树。而今,马路换了模样,成了沥青公路。

还是石子黄泥路的时候,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是上班与下班的工人和家属,扛着锄头种地的农民,背着书包上学与放学的学生。马路上间断跑着“解放牌”汽车,车上装着各种物资,轰隆隆呼啸而过。马路上跑着马车,木板的两轮马车,前面套着一匹马或者两匹马,车夫坐着,手里摇晃着鞭子。嘚儿驾、嘚儿驾……马蹄铁掌踏在石子上,声音清脆悦耳,节奏轻快。马路上还跑板车,人在前面拉的人力车。板车和马车基本造型一样,就是一块木板两个轮子,车前面两根木杠,两边轮子上有高起来的挡板,保护车轱辘,也便于装货。只是马车大一点,马车是马拉,板车是人拉。

妈妈她们那帮家属工在这条路上走,每天早出晚归。她们在采石场打石子,全都黑瘦黑瘦的,黑皮肤中隐隐现出太阳光的黄色,像铜人一样。她们是比铁娘子还硬的钢娘子。鱼田堡工人村对面,隔着马路,隔着鱼田河,有一座嶙峋的石头小山。家属工们在那里摆开阵势,每天敲啊打啊,花了好几年,把那座小山敲掉了。后来,那里立起来两个巨大的瓦斯罐。矿井里面的瓦斯被抽出来,储存到罐里,然后输送到家属区做饭炒菜。后来,煤炭不多了,瓦斯也不多了,瓦斯罐被拆了以后,那个地方修建了几栋家属楼。前两年,那几栋家属楼也被拆除了。现今,离那不远,就在鱼田小河边,崭新的鱼田堡工业园区亮相了。

妈妈她们那些钢娘子,又转战到曹家店,把那里的石头小山也削平了。几十年过去,人们忘记了那些石头小山,也忘记了曹家店。在那块土地上,出现了一个叫“盛世华城”的小区,几栋二十几层的高楼耸立着,居住着拆迁的工人和从煤矿采空区搬迁下山的农民。公路对面是多普泰制药公司。过了小河,是工业园区,有冠宇电池厂、玻璃配件厂……那个新生的地方,热气腾腾,充满活力,车来车往,人潮涌动。

鱼清路的起点是鱼田堡煤矿的大门。稳重敦实的大门,黑红两色搭配,简洁而别致,一看就知道是专业设计的。最初的大门是什么时候修建的,是什么样子,已经没有几个人能说清楚了。现在的大门是在原来大门的基础上改建的。其时,鱼田堡煤矿开采已达半个多世纪,万盛乃至重庆的整个煤炭产业已经日薄西山,现在整体关闭了。

大门立柱敦厚,横梁坚实。顶上,广告牌一样,有三色圆环形的标志,写着“重庆能源”几个大字。大门红色横眉下,挂着“南桐矿业公司鱼田堡煤矿”牌子,仿佛是一种昭彰,是一种表白,是煤矿人自己对自己的一种确认。

从鱼田堡煤矿大门口出发,鱼清路一路向前,串起八字石、高坎子、鱼田堡工业园区、工人村、驾校、幸福井、物流园、盛世华城、新华小学、清溪桥。

路边的马车房、欧阳海小学、砖瓦窑、小山、瓦斯罐、曹家店……这些名字都消失了。然而,这些土地一直都在,不过是被叫了不同的名字。坚实的大地永不改变,承载着生生不息的希望。